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穿成惡毒後孃,我靠養崽續命 ptt-第二百五十九章 科考透機熱推

穿成惡毒後孃,我靠養崽續命
小說推薦穿成惡毒後孃,我靠養崽續命穿成恶毒后娘,我靠养崽续命
一辆低调却细节之处尽显奢华显贵的马车停在了谢府门口。
一位公公走到轿子面前将轿帘先开,让里头的贵人走了出来。
坐在轿中之人正是九皇子夏钧。
夏钧下了马车和谢府外头守卫的人打了个招呼便进了谢府。
夏钧常常来谢府来和谢洵川他们作伴,谢府的守卫是认识他的,所以根本就没有阻拦。
“九皇子,你来了。”谢念川对夏钧说道。
“嗯,我来了。”夏钧笑着说道,然后看向了一旁正在和秦祟下棋的谢洵川。
“谢洵川,你想不想知道一些关于你科考成绩的事情?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倒是可以破格向你透露透露哦。”夏钧一脸神秘兮兮地对谢洵川说道。
谢念川心道,谢洵川他是他弟弟,他自然知道他的性子,他是最不吃这一套激将法的人了。
夏钧这么问的话,恐怕就得不到他想要的反应了。
果然,谢洵川听言之后,面上并没有什么反应。
“殿下,你想说便说,如果不说的话,我就继续下我的棋了。”
夏钧见谢洵川反应平平,他“嘿”了一声,似乎一点都不信邪,“你难道一点儿也不想知道你成绩如何吗?要是换一个人的话,早是哭着求着要本皇子说了。”
谢洵川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他知道这个时候他表现的越淡定,那个要说秘密的人就越是越是着急,掌握秘密并不是最让人焦灼的事情,而是有秘密却找不到人说出口,那才难受。
秦祟见此,扔下自己手中的棋子,对谢洵川说道:“行了,谢洵川,既然这位尊贵的九殿下要和你说到说到你成绩的事情的话,那你就让他说吧。”
他手中的棋子已扔下,这棋盘中的棋就被他给打乱了。
谢洵川微微挑了挑眉,他看着秦祟说道:“你确定不是因为自己快要输了,所以趁机转移话题?”
这下秦祟,听言是彻底不乐意了,他用一种“你竟然这样看我”的目光看着谢洵川,扬着下巴说道:“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人吗?只不过现在这棋子都乱了,我就是想和你继续下也下不了了呀。”
谢洵川轻笑了几声,没有说话。
然而一旁的谢念川确实有些憋不住了。
“秦小侯爷啊秦小侯爷,你信不信?你如果再嘴硬几句的话,我弟弟可以直接把刚才的棋盘给复原过来?”谢念川说道。
谢洵川可是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就是一本晦涩难懂的经书被他读一遍,都能顺畅的从头到尾默写下来,更别说是一句棋盘了。
秦祟这种行为无异于是自取其辱。
“行了行了,”秦祟摆手,神情恹恹地说道:“算你们哥俩厉害了好吧,刚才那局我认输,但是那只是我一时大意,所以才输了,有本事我们再下一局!”
夏钧坚持不乐意了,明明他是掌握着最新情报的人,为什么他会被如此忽略呢?
“喂喂!你们到底要不要听谢洵川科考的结果了?”
“听听……”秦祟身体微微朝着夏钧前倾,“这位尊贵的九殿下,你赶紧把你掌握的秘密说出来吧,不然我都看你憋的难受了。”
夏钧故作玄虚的冷哼了一声,然后才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结果,但这次谢洵川的名次肯定是前三名,他的文章可是被那刘老大肆夸赞过的,还说要拿到我父皇跟前让我父皇看呢,可见这谢洵川的文章写的有多好。”
“那刘老刘维昌可是出了名的难讨好难对付,和他一句赞赏比什么都有用,这下,谢洵川你啊,算是真的要出名了!”
總裁,求你饒了我! 端木吟吟
“而且你三门都提前离场,最后一门迟到了,竟然在三个时辰之内就交了卷,这件事情我父皇都有耳闻了!”夏钧兴奋地说道:“你不用担心,你这次的结果一定很好!我就是听了这些憋不住了,所以特意过来给你报喜来了!”
谢洵川听言,却没有表现出高兴或者是不高兴,甚至连喜悦都很少有,仿佛是落榜还是上榜,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似的,他的眼眸也是一派的波澜不惊。
“诶诶,你倒是给个反应啊!”
谢洵川这才看着夏钧笑道:“多谢九殿下给我带回这个消息,九殿下辛苦啦。”
“嘿……我说,”夏钧看了一眼秦祟,又回看回谢洵川,“我说你是不是和赵秦小侯爷待久了都跟他学坏了呀?”
谢念川这个时候忽然出声道:“可是就算小洵中了前三名,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入朝围观,毕竟他才刚满十二岁,虽然有加科考的机会,但是入朝为官的话,至少也要十四岁。”
“嗯。”谢洵川听言也点了点头,“我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无论我是什么名次,我都不意外,也并不惊喜,毕竟不管我什么名次,我都没有办法依靠这次的名字入朝,这次的科考对我来说也只是一次历练罢了。”
相遇10秒的恋人
夏钧了然地点了点头,“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么一回事。”
大夏朝官员选拔制度是有明确规定的,虽然十二岁就可以参加科考,但是被招入宫中为官的话,确实要满十四岁才行。
毕竟在谢洵川之前可没有人在十四岁之前就取得了像谢洵川今日取得了这么靠前的名次。
所以这项制度一直都没有变更。
而今日大夏朝的制度自然是不会因为谢洵川这么一个例外而变更的,毕竟就算谢洵川再优秀也只是一个人罢了,如果国法因为一个人而改变,那起飞太儿戏了?
夏钧:“你这样的态度确实是好的,你现在还这么小,就算考的再好也没有什么用,不过我倒是可以向父皇提议提议,你可以选个恰当的时机,去宫中参观参观啊,或者找几次机会去旁听一下大臣们议事,也算是积累了经验了,反正你以后也是要入朝为官的不是!”
谢洵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却是亮了一下,“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多谢九点下了。”
夏钧点了点谢洵川,一副了然的态度,“我就知道你喜欢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