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 真熊初墨-1451 張友是個什麼玩意!閲讀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和张友聊了一会,见他的情绪好了些,周从文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给沈浪打电话。
在防火通道里找到沈浪,那货正在跟患者家属抽烟,痛斥张友。
见周从文进来,患者家属没太注意,光顾着声讨张友。
“我理解医生忙,但张主任太特么的操蛋。好好的人,没什么事儿谁愿意来医院!”患者家属愤愤的说道。
周从文看他的表情和张友一样,嘿嘿一笑。这人呐,一上头基本都差不多。
沈浪递过来一根烟,周从文表示拒绝。
“我不是没见过负责任的医生,我一哥们的爸脑出血,送去医院后脑外科的医生护士比我们都着急,
查体确认后拉着床一溜小跑就去CT室。”
患者家属抽着烟,讲述了一个别人家的故事。
“电梯里有人穿着病号服不知道躲,我们都没反应过来,护士直接开骂,急诊抢救呢,你要么出去,
要么靠边。“
“是挺厉害的。”周从文站在患者家属对面不远处,给了一句评价。
“我们都看傻了,那个穿着病号服的人估计也是有点懵,护士说完他就缩在电梯的角落里,连个屁都不敢放。“
“后来呢?”沈浪习惯性问道。
“去了CT室,外面一堆人。”患者家属说道,“护士拉着床直接放在CT检查的门口。去之前我还怕要排队耽误时间,可是护士直接带我们夹塞插队。“
“正常的,急诊脑出血可耽误不起。”周从文道,“其他人有意见么?”
“有一两个小声嘟囔,但都被护士给怼回去了。”患者家属说道,“我们是真不认识这护士,还有医生也不认识。“
“正常。”周从文道。
“后来做了手术,挺成功的,我和我哥们在术后第三天带着他爸去CT室复查。“
说着,患者家属的脸上露出一丝笑。
“然后呢?这回还夹塞么。”沈浪问道。
“排队呗,也没那么急了。”患者家属道,“马上要排到的时候后面平车的声响起来,有个不认识的医生拉着平车跑过来,上面有个患者一脑袋的血。“
“这是我第一次被夹塞后还没意见的。”患者家属笑了,“我哥们还和我说,是不是被夹塞了就意味着老爷子没啥事了呢。“
周从文听患者家属唠叨完,笑了笑。
“医院,又不是什么好地儿。”患者家属没忘记声讨张友,他愤愤的说道,“什么玩意都是,没事儿的话谁愿意来,还精神病装病,我看张主任才特么是精神病。”
“你看他那大板牙吧,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周从文和沈浪都没说话。
张友,的确不是什么好鸟,这件事不用多说。
“我爸就是吃东西不舒服,检查虽然没事,不是食管癌,可总得有个解释吧。我来问问,张主任就不耐烦,非说我没事找事。“
“你说,你说!”
“什么狗屁玩意!“
周从文抬手盘了盘自己的小平头,沙沙作响。
“资料在么?“
“在,一千多块钱做的检查,屁用没有,现在的医生离开机器都不会看病了。”患者家属唠叨着。
“我看看资料。”周从文道。
“你?”
我们是这个科室的医生。”周从文淡淡说道。
”…”患者家属怔了一下,表情很是尴尬。
“看一眼,张友看不出来的,从文未必看不出来。“沈浪笑呵呵的撺掇着,手里拿着烟盒,示意患者家属要不要续一根。
患者家属犹犹豫豫的拿出报告单,沈浪接过来递给周从文,随后和患者家属聊起来。
“我跟你讲,我有一哥们是在电视台工作,他转门负责拍摄各种事故的。“
患者家属觉得这两个年轻医生好像和自己见过的抖不一样,而沈浪似乎没注意到患者家属的情绪,自顾自的讲故事。
“跳楼,你知道吧。“
一句话,成功的把患者家属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周从文心里想到,沈浪似乎成熟了。要是他写小说的时候能直奔主题,开篇就是跳楼,引发大矛盾,
吸引读者注意,应该很快能获得更多关注。
不过周从文也就这么一想,马上翻看患者的检查报告。
“跳楼摔死的人基本不会有什么太明显的外伤。”沈浪八卦道,“但是只要六楼以上跳下去的,基本都没有牙。“
“没有牙?“
“落地的冲击力把颌骨上的牙齿都震落的原因。”沈浪道,“说实话,这事儿我在听我哥们说之前都没注意到。“
“遇到跳楼的患者,查体是一方面,清理口腔、上呼吸道异物也很重要,你竟然不知道?”周从文抬头问道。
“嘿,这不是知道了么。”沈浪笑了笑,“我那哥们第一次拍摄跳楼的患者的时候, 都吓尿了。“
“是挺吓人,死了么?”
”十二楼,你说呢。”
穿越生死遇见你(境外版)
“啧喷。”
“刚开始的时候吧,他还有一些顾虑,什么人都死了自己在这儿拍摄到底对不对。”沈浪道,“但是工作十年之后,他赶到现场,唯一的想法就是拍完走人。”
“干了十年,还去跑现场,你的哥们混得挺惨啊。”患者家属道。
这人的思维和沈浪一样,跳脱的厉害,沈浪也怔了一下,随后哈哈一笑,“当医生的也是这样,看见没有食管癌,就松了口气。我说真的,要是有,那就麻烦了。”
“可我要知道有什么病,为什么总是吃东西不舒服。“患者家属听沈浪在为张友说话,往旁边挪了挪,和他保持距离,眼睛里都是警惕。
“高血压,常见吧,也治不好,只能控制。”沈浪像是周从文一样,开始胡扯起来,“医学就这样,
不完善。我跟你讲,在几十年前高血压都不算病,美国的总统都是因为高血压脑出血死翘翘的。“
“就,跟你那哥们的父亲一样。”沈浪道,“也就是说,现在的医疗水平肯定要比几十年前美国总统的医疗要好。”
患者家属被沈浪的脑回路带跑偏,怔怔的想着这句满满槽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