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上交系統後, 我挺着孕肚在七零搞科研笔趣-181.沾沾喜氣,一無是處鑒賞

上交系統後, 我挺着孕肚在七零搞科研
小說推薦上交系統後, 我挺着孕肚在七零搞科研上交系统后, 我挺着孕肚在七零搞科研
大婶们说今晚过来就今晚过来,天还没黑大家都坐在堂屋。除了有大婶们,还来了一群小宝的小伙伴。
大黑:“小宝,听我奶奶说,你有妹妹了,妹妹在哪里,让我看看。”
另一个小孩跟着说,“小宝也快让我看看,咱们是好兄弟,你妹妹就是我妹妹。”
林小宝气到饭都不吃了,回驳道,“走开,妹妹是我的。”
他都还没跟妹妹玩过,怎么能让别的人过来抢?
陈盼翠拿出从供销社买来的水果硬糖和饼干,给每个小朋友都分了点,“这是庆祝我们猫猫平安的糖果,给你们也沾沾喜气。”
当盘子来到凤婶子面前时,她不见外地抓了一大把,分给周围的人“真是的,我们来就来了,还给我们拿吃的,这多过意不去。”俨然把这当成了自己家。
陈盼翠也没在意,笑呵呵道,“这是我家孙女的糖,有得吃就不错了,还在这叨叨。”
“你们不是说晚上才过来吗,怎么现在就过来了?孩子还在楼上睡觉呢。”
“没事没事,我们闲着也是闲着,也吃饱了,索性就过来逛逛了。”
她们绝口不提自己是对孩子好奇,所以随便吃了几口就连忙过来了。
重生最强女帝 小说
“要我说,文哥和阿寒这一趟来对了,能陪在孙女身边,还能照顾着俩曾孙,这是一件多好的事?”
婶儿嘴里的“文哥”、“阿寒”是老爷子和池忆寒,他们在刚来没几天就和邻里邻居打好了关系,每每吃过晚饭,都会去村口闲聊。
老爷子笑得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缝,连连点头,“是来对了,还后悔来晚了呢。”惬意地呷了口酒。
自从他和老伴来了这里,身心那叫一个舒畅,吃得好睡得也好,感觉都要长胖了几斤呢。
池忆寒则是给江月盛汤,“月月这汤是专门煮给你喝的,酿了几个月的酒呢。”
江月满脸都写着‘不乐意’,这汤是加了酒和姜片一起煮,还没碰到碗缘,就能闻到冲鼻的酒味和姜味。
可她再不愿意,也不能阳奉阴违,要是她敢偷偷倒了,肯定会受到池女士的批评,为了耳根子日后能清近,她只能捏着鼻子喝下。
喝完汤后,脸都要皱成苦瓜脸了。
池忆寒看着孙女喝汤跟赴黄泉一样,不知情的还以为汤里下了毒呢,没好气说:“这味道你得习惯,你家婆给你酿了五六斤呢。”
五六斤?
江月默念着,她坐完月子后不会胖吧?
可能会被侄女杀掉
旁边的婶儿看完,也来劝着江月,“月月这酒可是大补的,吃了能有奶水,跟鸡蛋一起煮也不错。”
说到鸡蛋,倒是让大婶们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把装了满满一篮子的鸡蛋拿出来,“翠啊,这些鸡蛋我给你放到灶台,你记得煮给月月吃。”
极品全能透视神医
合体 亚特兰加
陈盼翠连忙站起来,阻止她们的动作,“不用,我刚跟别人换了鸡蛋,家里多着呢,你们快要拿回去,留给孩子吃。”
“孩子他们胃口都养叼了,喜欢吃肉,不喜欢吃这些东西了。”
“对啊,放我家也是放到烂的。”
陈盼翠一个人的动作哪能拦过一群经常干农活的大婶?她们两三个人自发挡住陈盼翠,其余人已经把鸡蛋都放进灶台里了。
小孩跑过来,奶声奶气说:“盼翠奶奶这些鸡蛋你就收下吧,我们是哥哥要保护妹妹。”
连小孩子都这样说了,陈盼翠只能收下这些鸡蛋,心里想着等过年了再回送点东西给对方。
邻居不就是这样?
有来有往,今天你送我东西明天我回你东西,不是一味接受,这样感情才不会生疏,才会更加亲近。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修罗帝尊 孤单地飞
陈盼翠心一紧,“月月你上去看看,是不是猫猫饿了,给她喂点奶。”
江月刚推开门,就看到原本睡得正香的猫猫的四肢此时在婴儿床上动来动去,嚎啕大哭。听到声音后,止住哭声,好奇地朝这边看来。
江月踮起脚尖轻轻走过去,本以为给猫猫一个惊喜,却对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见到她来后,还咧开嘴角,流出一些不明物体。
江月刚把她抱起来,孩子立马回抱,还把手伸进嘴里舔,江月把她手拿出来,轻轻拍了拍,“脏脏。”
不知小家伙有没有听懂,直直看着她,眼里只有江月的倒影。
江月心尖被动了动,温柔道,“是饿了吗?都怪妈妈在吃饭,忘记给咱们的猫猫喂饭了。”
“呀呀呀……”
“你在说什么呀?”
“呀呀呀……”
依旧是江月听不懂的婴语,但她仍耐心地回答了猫猫的每一句话,俩人一问一答,交流着双方都听不懂的话。
喂饱后,江月就抱着猫猫下楼,楼下一群爷爷奶奶、哥哥姐姐在等着看猫猫。
“猫猫,等会会有很多人跟你打招呼,你别被吓到喔,他们都很疼猫猫的。”
回答江月的依然是:“呀呀呀……”
江月刚抱着猫猫下楼,就有一群小群围上来,像发生新大陆般好奇。
“妹妹,我是姐姐,快喊我姐姐。”
“不行,要先喊哥哥,妹妹快喊哥哥给你精吃。”小男孩把刚拿到手的糖果想要塞给猫猫。
被江月中途截了下来,“猫猫现在还小,还不能吃这些东西。”
许是小孩子们的善意打动了猫猫,她柔手丈副度摇着,依然是那一句“呀呀呀……”
可把小孩子兴奋得,“妹妹这是再跟我打招呼。”
“胡说,明明是跟我。”
“江月快把孩子抱到这来,让我们也瞧瞧。”
大婶们看到猫猫后,夸奖跟不要钱似的说出,“这姑娘长大了肯定跟她娘一样好看,还知道要便宜哪家臭小子。”
江月不喜欢这句话,仿佛再说:女孩子除了嫁人一无是处,把女孩的价值完全否定了。
老爷子的脸瞬间板了起来。
“猫猫还小呢,这些事对她来说太久了。”
自知失言的大婶连忙道歉,“都怪我这嘴没个把门,什么话都说。”
老爷子听到道歉后,脸色才稍微好了点。
这个话题就此揭过,别的大婶听了,也知江月不喜欢这句话,还特意绕开这方面的话题。
江月没坐多久,就以“孩子要休息”的为由把猫猫抱了上去,留陈盼翠在下面招待客人。
客厅的热闹一直持续到九点多,江月帮猫猫洗完澡就睡着了。
到了半夜的时候,江月是被熟悉的哭声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