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快穿:偏執反派在我懷裡奶唧唧討論-第275章 病嬌夫郎他柔弱不能自理(30)相伴

快穿:偏執反派在我懷裡奶唧唧
小說推薦快穿:偏執反派在我懷裡奶唧唧快穿:偏执反派在我怀里奶唧唧
只是,就只有这一点不好。
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沈庭舟眼底的笑意渐渐淡去,薄唇紧抿着,脸也沉了下来,有点生气的征兆。
南筱站在五皇女的面前,一剑刺中最后一个黑衣人的胸口,可她自己反倒握不住那剑柄,先脱了手。
她的小脸如今一片惨白,嘴唇也已经没有了血色,摇摇晃晃的身躯就这么直接栽倒了下去。
“筱儿表妹!!”
五个人齐声大喊着,嗓音里都透露着焦急。
然而那样虚弱的南筱并未倒在了地面上,关键时刻,她被人给扶住了,如今正靠在男子宽阔而又温暖的怀里。
五个皇女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全都冲了过来,一脸紧张的看着南筱。
“疼,我好疼,好疼啊……”
南筱的睫羽轻颤着,额头上冒着大颗大颗的汗珠,她眉头紧皱,苍白脸色如白纸,正死死咬着嘴唇,仿佛就快没有生机。
她的这副模样令人怜惜,也着实令人揪心。
是啊,是该疼的。
南筱的身上有好几道狭长骇人的伤口,靠的越近,越能看清她衣裳的血迹,几乎没有一处是不沾染着鲜血的。
而这一幕非但没有令人感到恐惧,反而还很让人心疼她。
几个皇女们都不由得哭出声来。
筱儿表妹以前可是个花朵般娇软的美人啊,如今,为了救她们,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筱儿表妹,你再坚持坚持,我去给你找大夫。”
“是是是,我也去,我们一起去……”
南筱如今虚弱的很,连睁开双眸都很费力,“不,不用了……荒郊野外的,哪……哪里有大夫……”
几个皇女们脸上的泪水顿时变得更加的汹涌了。
沈庭舟慢慢地将她抱紧,未语泪先流,晶莹的泪珠顺着往下滑落,滴在她白皙的脸颊上。
“妻主……你不要丢下我。”
他的嗓音逐渐变得沙哑起来。
“妻主,我们还未成亲,我们还没有生下很多的小宝宝,你怎么能忍心就这么丢下我?你不能就这么丢下我,妻主……”
一滴眼泪再次滴落在南筱的脸颊上。
几个皇女们全都捂着脸大哭起来,有自责也有懊悔,哭声十分的悲戚。
“呜呜呜……”
都是她们太没有用,害得筱儿表妹变成如今这副样子,如果,死的是她们该多好啊?
“妻主……”
又是一滴泪砸落在她的脸颊上。
“……”
讲真的,我的脸有点疼。
南筱的嘴角轻微的抽搐了一下。
不是,小东西,你好好的咋还来跟我抢戏呢你?
“妻主,呜呜呜……”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我不会食言的,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了……”
南筱还是那副虚弱的就要嗝屁的样子,趁着这个时候,她也赶紧伸手捏了捏沈庭舟腰间上的软肉,以示警告。
不许抢戏,不许抢戏。
乖啊。
看我发挥,看我发挥。
沈庭舟也不知是真的不知道,还假装不知道的,根本就没有停止哭泣,还抽噎了两下子。
南筱:“……”
行,你行。
沈庭舟鼻尖通红着,眼底闪动着泪光,低声诉说着过往。
“之前,我去找你的时候,便看见你在烈日炎炎的日头底下站桩,一站便是一日,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的练这个,你说,为了不给皇家丢人。”
南筱:“……”
嗯?啥时候的事?她咋就忘了?
“你那时还说,你以你的表姐们为傲,你羡慕她们一个个都是那么优秀的人,所以,你说你要努力,成为像她们一样强大的人,强大到可以保护她们,没想到,今日这话……竟然一语成谶了……”
南筱:“……”
所以,小东西你是来给我助攻的?
几个皇女们这时候已然忘记哭泣,全都怔怔的看着她。
“筱儿表妹……”
南筱那苍白至极的脸颊上,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我没、没事的,只要表姐们都还好好的,那我就……就放心了……”
几个皇女们内心里正承受着不小的触动,眼见她慢慢的闭上眼睛,手也轻轻垂落下去。
她们顿时感觉天都塌了。
几个皇女们哭声也是再也压抑不住了。
有人伸甚至想伸手去探一探南筱的鼻息,可到了半路就又停下,想要骗自己筱儿表妹还没有死。
正在闭眼假装嗝屁的南筱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有大夫来替她诊治,那她一会儿要以什么样的理由清醒过来呢?
南筱有些苦恼,这样想着,只好是又捏了捏沈庭舟的腰间的软肉。
快,想办法。
沈庭舟低头静静地注视她,薄唇微抿,也任由她捏着,就仿佛不会疼一样。
而南筱也确实是没舍得用很大的力气。
她正苦恼怎么办的时候,听到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
“行了行了,人还没死呢,就在这里鬼哭狼嚎的做什么?”是一个年长的老爷爷的声音。
几个皇女们闻言哭声一顿,继而有些惊喜的睁大眼睛,似是有些不可置信。
“真、真的吗?筱儿表妹她还没有死?”
那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乘着驴车过来,虽已是上了年纪,可却是精神奕奕,眼神更是毒辣,一眼便看出南筱没有死。
而且,他看着四周那些堆叠着的尸体,竟是连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
“前方村落里有大夫,趁着人还没死,赶紧送去吧。”
那个老爷爷说完,就继续驾着驴车往前慢悠悠的走了。
我不可能会爱你
他的车轮子还碾压过一个人的脚,颠簸了一下,那后头靠在草垛上认真吃冰糖葫芦的小男孩吸了吸鼻涕,继续啃着那根冰糖葫芦。
被碾脚的人,正是之前装死的那个将军,她咬牙使劲憋着才让自己没有喊出声来。
她感觉自己的腿都要断了。
纵然是刻意隐瞒着,可是腿的颤抖却瞒不住任何人。
但此刻,大家都没有心情去管她。
沈庭舟把南筱给抱到了马车上,“那位老爷爷兴许是认识村庄里的大夫,跟着他的车走就好了。”
几个皇女们都很赞同。
“你们带着妻主先去,我去整理那些赈灾的粮食物资,以免被人给抢了去,稍后便去与你们汇合。”
几位皇女们也点点头,毕竟她们也都受了伤,整个队伍就只有沈庭舟完好无损,身上的白衣连些泥点子都没沾上。
于是,那辆马车缓缓远离。
而沈庭舟就站在原地目送着,直到觉得距离够远,他才慢慢的收回视线。
他往那个将军所在的方向走,还慢条斯理的从自己的袖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
沈庭舟眼底的锋芒似乎比匕首更加的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