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穿書:我被瘋批反派夜夜盯到腿軟 歲闔-第79章 無法改變的劇情相伴

穿書:我被瘋批反派夜夜盯到腿軟
小說推薦穿書:我被瘋批反派夜夜盯到腿軟穿书:我被疯批反派夜夜盯到腿软
“师妹?你怎么在这里?”
祁子安抱着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宇文玥,看着突然出现在殿中的沈佑和梅影,再看看一旁倒在地上的莫兰,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先质问谁。
“师兄先别管这个,这匕首上有毒,还是快点让梅影给师姐看看!”
她有些手忙脚乱的将自己身后的梅影推到了前面,宇文玥此刻已经面色惨白,那伤口留出黑色的血,就算是不懂医术的人来看了,都知道这肯定是中毒的表现。
祁子安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此刻明显没有任何事情能比得上宇文玥的性命重要。
就算他十分怀疑突然出现的沈佑和梅影,但也不得不承认,现在在场的除了梅影这一个药王谷的人之外,剩下的人都是不懂医术的。
千婷在一旁笑得张扬,虽然梅影现在在这里,但也阻挡不了她看向宇文玥那必杀的决心。
“他一个药王谷的弃子哪里懂得什么医术?这毒药可是我用了千机阁秘术才换来的,还是早些准备着给我们朝瑰公主收尸才好。”
“你这个毒妇闭嘴!玥儿若是有事,我要你所有亲人一起陪葬!”
祁子安抱着宇文玥,激动担心到整个人青筋暴起,搂着宇文玥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沈佑见状也只能先赶紧哀求着梅影上前,毕竟书中这毒确实是梅影解开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和书中剧情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就算她对书中的剧情记得没有那么清楚了,但是暗卫捅的刀还是莫兰捅的刀,这么大的差别她不应该会记错才是。
梅影本是不想救宇文玥的,他也没想到,这辈子他都已经提前让贵妃损失了那么多精锐的暗卫了,宇文玥还能这么废物的再中一次毒。
有了上辈子的经历,他都不用看就知道宇文玥中的是什么毒,此刻直接上前将自己的血毒蛛丢在了宇文玥身上。
这是沈佑第一次看见书中的血毒蛛,在她的脑补中那应该是凶狠可怕的毒蜘蛛模样,可现在见到却发现是意料不到的可爱。
血红的颜色,看起来小巧又精致,毫不夸张的说,这简直是沈佑见过最好看的蜘蛛了。
若是世界上的蜘蛛都长得这么精致可爱,仿佛一个小摆件一样,沈佑也不至于害怕蜘蛛这种生物。
祁子安看着那血红的蜘蛛,抱着宇文玥一动不敢动。
“你做什么?是想趁火打劫吗?”
梅影听后嗤笑一声,“你还要不要治,要治就别废话,这种低级的毒,你当我的小蜘蛛愿意吃吗?”
沈佑也不明白梅影这是做什么,她记得书里好像不是这个解毒过程,但是她对梅影有滤镜啊,就算梅影现在将这血毒蛛放在自己身上,她都肯定坚信这是用来保护自己的。
“师兄别着急,梅影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这就是解毒的办法?”
梅影揉着沈佑的脑袋,“还是佑佑懂事,要不是你开口,小蜘蛛也不愿意吃这些垃圾东西。”
血毒蛛都是用最厉害的毒从小喂养长大,又在里面加了梅家人嫡系的血,这才不至于变成不受控制的毒物,宇文玥身上这毒其实就是它平常的口粮。
和上辈子耗费大功夫给宇文玥解毒不一样,这辈子梅影选择直接用血毒蛛。
没有别的原因,血毒蛛解毒又快又干净,且是绝对没有副作用的,只是有一个缺点,那就是疼。
上辈子没有用血毒蛛,不过是梅影念着和宇文玥的友情,怕她承受不住这痛苦才换了一种更加耗费精力的方式,这辈子再救一次这个虚伪的公主,便用不着他费时费力了。
敬老幼儿园前传
此刻血毒蛛已经不情不愿的爬到了宇文玥的伤口处,鹅黄的料子已经被血染得有些泛黑,而那昭示着中毒的血还在淙淙往外冒着。
不情不愿的探出小脑袋,血毒蛛凑到了那伤口处,张嘴咬了上去。
“啊!”
练剑受伤从来不吭一声的宇文玥此刻猛地爆发出一声惨叫,祁子安看着心疼极了,想直接将这蜘蛛弄走,却又怕梅影说的是真的,从而耽误了宇文玥的解毒治疗。
梅影在一旁瞧着十分高兴,这才对,就应该让她也痛一痛,上辈子插在自己心上那一剑可比现在痛多了。
沈佑在一旁捂着眼睛不敢看,这不算空旷的宫殿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宇文玥一个人的惨叫,眼见着嘴唇已经快要被她咬破了,祁子安毫不犹豫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宇文玥嘴里。
空气中传来一阵呜呜咽咽的声音,沈佑作为一个旁观人都感动极了。
眼见着那伤口冒出来的血由黑转红,祁子安这才信了梅影是真的要救宇文玥,可一旁的千婷却终于维持不住先前那运筹帷幄的表情了。
从梅影将血毒蛛放出来开始,她的脸色就开始变了,现在看到宇文玥彻底解了毒,才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蝙蝠侠:高谭骑士
“你怎么会有血毒蛛!你将少主怎么样了?”
梅影淡淡的看了一眼有些歇斯底里的千婷,“少主?你问的是梅瑞?这可真是有意思极了,千机阁出身的你,口中的少主不应该是谢千文吗?”
这话一出口,肉眼可见的千婷开始惊慌起来,“我说的是少谷主!你把少谷主怎么样了?为什么血毒蛛会听你的!”
梅影却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沈佑笑道:“好了,你师姐现在没事了,你也不用每次做个梦便将自己吓个半死。”
这话说得有分寸极了,又解释了沈佑这次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又表达了沈佑十分担心宇文玥的心情,叫先前怀疑沈佑的祁子安一下子都有些脸红了。
他看着怀中已经昏睡过去的心上人,有些惭愧的对着沈佑笑了笑,“师妹这梦是预知的天赋,是师兄狭隘了。”
沈佑只能笑着认下自己这莫须有的天赋,拽着梅影站到了一边,祁子安那眼神分明是要赶自己走,可她才不走,她一定要知道为什么莫兰会是这次给宇文玥捅刀的人。
她看向倒在那里一言不发的莫兰十分不解,甚至已经能想到宇文玥醒来后的愤怒。
“莫兰姐姐?你这是为什么?”
莫兰的脸上挂着愧疚,但是刺进去的那一刀实在看不出半分留情。
“本就是本宫安排在玥儿身边的人,帮着本宫还有什么不对的吗?”
沈佑惊讶的看着千婷,“你说莫兰是你的人?”
从这里,沈佑再次认识到了,自己知道的剧情不过是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这修仙界的宫斗,那也是不可小觑的宫斗。
这种贴身婢女背刺的事情叫沈佑一时间背后发凉,这次的暗卫少了,宇文玥没有被暗卫刺杀导致中毒,却冒出来一个婢女背刺,最后还是和剧情中写的一样,中毒后由梅影所救。
这是不是说明,不管她怎样改变,这个世界的剧情依旧会按照书中描写的走下去。
那么即使自己改变了梅影前面所有的遭遇,他是不是还是会被剧情推着,走向那个固定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