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武魂歌之江南風討論-第151章 花落叫花 任性隨意推薦

武魂歌之江南風
小說推薦武魂歌之江南風武魂歌之江南风
擂台上。
踏踏踏…
见到明姬到来,上官仁诧异之下,赶忙将两颗药丸胡乱塞入叫花公子口中,随即便几步小跑,来到明姬身前。
“明姬姑娘!”微微一礼,上官仁眼神闪烁间,直接问道,“莫不是此次天之令之争,结束了?!”
“是!”眼神一闪,明姬瞥了上官仁一眼,面无表情间,微微点头道。
“呵!竟是如此?!”见状,一抹无法言喻地兴奋之色浮上脸颊,上官仁忍不住轻笑一声,开口道,“若非见到姑娘真身,若非听闻姑娘真言,我…”
嗡!
可还不待上官仁把话说完,明姬却是突然间气息一震,一股令人迷醉的香风顿时扑面,却是让上官仁瞬间闭嘴。
“诸位!”紧接着,只见明姬扫视一眼四周,眼神闪烁间,开口道,“天之令之争,至此时,已然结束。我奉家师之命,将引最终胜者入谷,由家师亲自传其天之令功法。”
“按照先前承诺,待天之令最终择主,我会将龙之令下落告知。”随即,根本不理会场中一众人的瞬间喧哗,更是无视上官仁那闪烁直视自己的目光,明姬又道,“距此处不远,有一处地势,名曰腾龙坡。那枚龙之令,此时便在腾龙坡牌匾之上。”
呼啦啦!
但见明姬话音刚落,场中原本还在吵闹不休、甚至一股股怨气隐隐爆发的众人,却是一瞬间几乎跑了个干干净净。而依旧留下来似乎无动于衷者,屈指可数。
“三日!”扫视一眼哄散的人群,明姬一副无视的表情,继续道,“三日内将龙之令寻回者,不论是谁,都将是家师的关门弟子。三日一过,龙之令将再无意义。”
终于,待明姬交代清楚,再不理会周边一切,却是直接转身,向着已然开始盘膝疗伤的叫花公子走去。
哦?
见状,所有人都不由为之一怔。尤其是上官仁,更是顿时脸色一黑,眼神闪烁间,两片嘴唇兀自忍不住一张一合。
踏踏踏!
沉默片刻,上官仁终于平复心境,却是脸上笑意再现,又自向着明姬小跑而去。
嗖!
嗖!
与此同时,擂台之外,欧阳星驰和羽灵两人,也甚是默契地一个飞身,齐齐地向着擂台飞掠而来。
踏踏!
“叫花公子!”几步之间,明姬已然来到叫花公子身前,瞥了一眼他胸前恐怖的伤口,眼神闪烁间,问道,“既有丹药入腹,公子如今,可是好些了?”
闻言,缓缓睁开眼睛,叫花公子本欲起身施礼,但却一番努力徒劳。眉头紧皱之下,不由甚是无奈地摇摇头。
“多谢仙子关心!我已然好很多。”只见叫花公子微微点头示意,随即致歉道,“伤重所阻,无礼之处还请见谅。”
唰!
“我说叫花,既已无碍,你莫不是忘记一事?”可还不待明姬再次开口,却见上官仁突然折扇一甩,顿时眉头一挑间,刻意插言提醒道,“虽说逍遥丸免费,但答谢之语,是否不应忘记?”
“呵!实在抱歉!”闻言,叫花公子不应轻笑一声,赶忙道谢,“的确要感谢店主赠药之恩!礼数有失,还望店主莫怪。”
“呵!无妨!”只见上官仁一副大气之状,也自轻笑一声道,“大医精诚者,巧施妙手,又岂是为了区区一个‘谢’字?!”
踏踏!
“叫花公子!你,你没事吧?”而就在上官仁话音刚落,明姬眼神闪烁间欲要开口时,却见羽灵突然上前,却是俯身在叫花公子一侧,甚是担心地问道。
“羽灵姑娘无须担心,我已无大碍!”见状,叫花公子不由心中一暖,赶忙安慰道。
踏踏!
“好友!你没事就好!”这时,独狼生也自缓步走来,却是摸了摸狼首,感慨道,“拼命如此,的确令独狼生佩服。”
哦?
岂知待独狼生话音刚落,叫花公子还来不及开口时,却见明姬突然间黛眉微蹙。
呼!
猛然转身,明姬竟是再不理会众人,再不发一语,却是直接转身便走。
哦?
见状,所有人不由齐齐一怔,眼神闪烁间,纷纷向明姬看去。
“仙子留步!”可是,就在明姬脚步迈动之时,一直搀扶昏死冷雄的欧阳星驰,却是突然间开口问道,“仙子方才所言,天之令已然择主。我很想知晓,这位主人,究竟是谁?”
黑之召唤士
闻言,除却明姬几乎没有听见一般,却是依旧兀自前行外,其余人倒是齐齐一怔,似乎一瞬间想到了什么。但想归想,天之令之主终究没有从明姬口中说出,众人忍不住心中还有一份莫名的期待。
唰!
踏踏!
“呵!如此可笑的问题,又如何问的出口?!”岂知,上官仁又是突然间折扇一甩,瞥了众人一眼,随即快步向着明姬追去,头也不回地又道,“最后一个傲立擂台之人,自然是我上官仁!时也命也,战力实力,别无…”
嗖!
不待上官仁说完,便见明姬突然间轻身而起,缥缈若仙之间,竟是急速向着谷口飞去。衣裙飘舞、丝带戏风间,伴着一阵轻歌,远远离去。
歌曰:无星无月无星河,乾坤缥缈竟未磨,亘古人心终不变,欲海浮沉岁蹉跎,纵有明姬销浊酒,奈何素舞挽轻歌!
歌声闭,明姬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抹淡淡不散的清香,以及那枚牌楼上依旧静静垂悬的天之令。
“明姬姑娘!等我啊!”见状,上官仁不由脸色一黑,急忙大叫一声,便欲起身再追。
“叫花公子!待你伤势真正好转,即入谷相见!”可是,上官仁内息刚起,却见明姬的声音又自清晰传来道,“上官仁!你若真想谷中一游,那便再次施你之展妙手仁心吧!”
一语落地,上官仁不由顿时生生怔住,却是一阵面红耳赤间,再说不出话来。而其余之人,也自诧异地屏住呼吸,一时难以接受刚刚耳中听到的那句话。
居然是叫花公子?!天之令的最终得主,居然是叫花公子?!这,这怎么可能?!
噗!
“是我?!”而就在一众人恍惚之间,却是向叫花公子看来时,却见他忍不住眉头一挑,竟是一口老血喷出,直接晕在羽灵怀中。
擂台外。
某处。
唰!
“竟是如此?!竟是如此?!”只见墨竹大怒之下,忍不住长剑一记虚斩,眼中杀意闪烁间,甚是不服道“什么武林魁首?什么武林第一人?如此作为,便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唰!
“距离日落,分明还有盏茶时间,如此不顾众人感想,如此肆意破坏自己定的规则,又怎能令人信服?”紧接着,墨竹又自长剑狠狠一劈,咬牙切齿道,“他堂堂晓天子,莫不是脑子秀逗了吗?”
“寒冰!”怒视了一眼谷口,怒视了一眼天之令,又怒视了一眼叫花公子,墨竹越发恼火,却是怒向寒冰道,“你为何不说话?难道,对于如此结果,你便是无话可说?!”
“呵!的确是无话可说!”只见寒冰无奈地摇摇头,随即轻笑一声,却是又自不言不语。
哦?
见状,墨竹不由一怔,眼神闪烁间,一脸的疑惑之色。
“为何?!”沉默片刻,墨竹忍不住问道。
“很简单!”却见寒冰缓缓起身,面色无波道,“莫说是我,怕是连婆婆,也不是晓天子的对手。面对如此存在,纵是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任其隐在心中。亦或者,直接将其无视,自是最好。”
“这…”闻言,墨竹不由瞬间无语,但眼神闪烁间,突然又问道,“即便如此,那你又为何不出手?你若及时出手,场中众人,又有谁能将你打败?”
踏踏!
“走吧!”却见寒冰似是并无回答之意,却是直接转身便走道,“留在此处,已然再无意义。”
我们还不懂爱情
獸破蒼穹 妖夜
另一处。
烈爱知夏
“斗笠男!”已然将黑袍撕扯粉碎的丛林鸮,虽是双眼看着擂台众人,却是向雨龙子缓缓开口道,“面对如此无聊结果,我很想一听,你心中作何感想?”
“小蝠娃!”却见雨龙子瞥了丛林鸮一眼,却是突然抬头看向天空,甚是认真地反问道,“以你说,这三日时间,那神秘的天公,却是在做什么?”
“天公?!”闻言,丛林鸮不由一怔,随即也自抬头看天,半晌才眼神闪烁道,“莫不是他习得什么妙法,却是恰好被天母独享其乐,一时忘记他曾经的顽皮,不再揍他了?”
“呵!是啊!”又自瞥了一脸认真地丛林鸮一眼,雨龙子忍不住轻笑一声,却是突然语气瞬间一寒道,“如天公一般,小蝠娃最近怕是越发的顽皮了!而我,也似乎很久没有揍他了!”
“呃…斗笠男…”但见丛林鸮顿时脸色一黑,沉默片刻,竟是直接和雨龙子对视道,“我说话,你可莫要伤心!此时此刻,你便是摘掉斗笠,也绝对打不过我!甚至,很有可能,你会被我狂揍一顿!”
哦?
闻言,雨龙子不由眉头一挑,却是眼神闪烁间,瞬间战意爆棚。
噌!
“小蝠娃!顽皮若是过分,必定会付出一些代价!”紧接着,只见雨龙子瞬间长剑出鞘,却是向着丛林鸮一指道,“说吧!留前腿还是后腿?亦或者,我替你换一对崭新的蝠翼,如何?”
嗖!
“呵!斗笠男!”可面对雨龙子的挑衅,丛林鸮却是轻笑一声,瞬间一个纵身便溜之大吉,声音远远传来道,“我如今可不是单身,已然不像你这般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