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男人三十-第1521章:樑家父女熱推

男人三十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男人三十
我这顿饭也没算白请,至少让我知道了梁胜海是有弱点的,而他的弱点就在他女儿。
可我又该如何找到他女儿呢?
和梁胜海的助理在餐厅分开后,我就先回了酒店,这件事我得从长计议。
可是当初在董事会上说好的三天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了,我就还有两天时间,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我的时间是真不多了,所以当晚我就决定去梁胜海住处的地方看看,能看到他女儿当然最好。
想好之后,我没有一刻犹豫,当即便又打车去了梁胜海居住的那个别墅区。
好在这个别墅区的管理并不严格,登记后只要说去找谁就能进去了,况且我白天也来过了,所以保安也没有为难我。
再次来到梁胜海的住处,我就躲在她家不远的一个绿化带旁,这里刚好可以看见他家的大门口。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我便看见一个年轻女人牵着一条金毛犬从里面走了出来。
而当我看见那个女人的脸时,我被震惊了!
最強的系統
我见过她,就是在梁静的墓前,她告诉我她是梁静的妹妹梁艳。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从梁胜海的家里走出来?
等等,他们都姓梁。
难道……
想到这些,我只感觉头皮发麻。
难不成梁胜海的女儿就是这么自称是梁静的妹妹,梁艳吗?
天下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不过这个梁艳看上去确实病怏怏的,昨天在梁静的墓前我就看出来了,当时还吓了我一跳。
官場危情

我正愣神时,只见她已经牵着那条金毛犬走远了。
想要了解清楚这些事,看来我得去和她交涉一番了。
我随即便跟了上去,在她后面喊道:“梁艳。”
听见我的喊声,她停下了脚步,继而回头看来。
当她看见我的时候,明显也有些惊讶,估计她也没想到我会找到这里来。
我朝她走了过来,还没等我开口,她便率先开口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你先别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爸爸是梁胜海吗?”
她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是,怎么了?”
没想到还真是,这也太巧了吧!
我这才对她说道:“你说巧不巧,我来这里找你爸谈点工作上的事,我不知道你竟然说他女儿,刚才我看见你从屋里走出来后我就惊讶了。”
她半信半疑的看着我,说道:“我还以为你跟踪我呢。”
我讪笑道:“不至于,我跟踪你干啥呀?这就是碰巧了。”
“你找我爸谈事,那你直接去找他呀,你来跟着我干什么?”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笑道:“这个就有点复杂了,你爸不想见我。”
她耸耸肩道:“那就没办法了,这个事儿你别找我,我不会帮你的。”
文豪野犬BEAST
“如果我告诉你梁静是什么死的呢?”
她愣住,继而皱紧了眉头,说道:“为什么昨天我问你时,你不愿意说?”
“因为我不确定你就是梁静的妹妹啊?”
“那你现在确定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不确定。”
“那不就对了,你想用我姐的事,来让我帮你见我爸,你觉得可能吗?”
我发现她的逻辑还真奇葩,我无奈一笑,说道:“行,那先不聊这个,聊聊你的事吧?”
“我有什么好聊的?”
“听说你患了一种罕见的病,是吧?”
她忽然冷笑一声,说道:“你们这些人可真够无聊的,为了见我爸,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干啊!”
“你觉得这是不要脸吗?”
“难道不是吗?是不是在你们这些人眼里,只要能和我爸见上面,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啊?”
说完,他又凌厉的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报警,让你去警察局待着。”
我相信她做得出来,因为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并不想理我。
我依旧笑了笑,说道:“如果梁静真的是你姐的话,那你们之间的差距还真不是一点半点的大,你比你姐差远了。”
她忽然就沉默了下来,像是在想些什么。
在她沉默中,我又继续说道:“还有你说为了见到你爸不择手段,也许你是这么想,可对于我来说,我只是在为了自己的工作而努力罢了……你有必要嘲笑一个为工作努力的人吗?”
“那你也不应该打听别人家里的事吧?”
“你觉得这些事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对我来说是。”
我笑了笑道:“如果你这么认为,那你干嘛还治疗呢?既然我来问你这些,就说明我有办法帮你呀!”
她冷笑一声道:“我也不怕告诉你,这个病我治了十多年了,一点进展都没有,你凭什么说帮我?”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患了什么病?”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却依然冷声冷气的对我说道:“这跟你没有关系,如果你真的想要见我爸,我可以帮你。”
“真的?”我顿时激动道。
“但你得告诉我,我姐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叹了口气,才对她说道:“事实上关于梁静的事我并不想提起,也不想去回忆,所以昨天在墓园里,你追着问我,我也没有告诉你。”
她冷笑道:“所以你现在为了见我爸,就毫不犹豫了,是吗?”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硬要我对这两件事做个比较的话,我选择不去见你爸爸。”
“真心话?”
“当然是真心话,不然昨天我为什么一直不想跟你说话,其实我感觉得出来你和梁静是有关系的。”
说完,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继而又向她问道:“对了,我挺想知道你爸是你亲爸吗?”
“是。”她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
“所以,梁胜海也是梁静的父亲咯?”
“没错。”
这还真是挺让我感到意外的,梁静以前从来不和我说她家里的事,她只告诉我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她跟着妈妈。
连她还有个妹妹,我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她父亲现在竟然这么有成就。
我随即又向她问道:“那你爸爸知不知道梁静的事?”
“当然知道。”
她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便从我们身后传来过来:“梁艳,你在和谁说话呢?”
我本能地转头看去,正朝我们这边走过来的人,正是她父亲梁胜海。
显然,当我这一转头后,他也认出了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