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鳳醫女帝-第64章 娶這座橋啊

鳳醫女帝
小說推薦鳳醫女帝凤医女帝
缓过来的秋月意识到了真正的事情,她不能与王老有眼神上的对视,若是他们两人的眼神一对上,两人便是止不住的笑。为了使自己彻底的冷静下来,秋月还拼命的掐自己的大腿。
半刻钟后,秋月已经彻底清醒了,她看着面前这座破破烂烂的大桥,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秋月十分无奈,心中不知道骂了小二多少遍。
在客栈中忙碌的小二打了个喷嚏,老板已经答应自己等到空闲时能给自己放一天假,他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去春秋楼与灞陵桥瞧瞧。
一旁的王老也彻底的缓下来,他终于战胜自己能够正视着秋月。
“如何?秋月小姑娘,老头子我见这桥历经风吹雨打,定是拥有着多年的悲惨经历才会如此,我们这算是来着了啊!哎呀,如果这桥在破点、烂点就好了。老头子我就喜欢这种有年代感的桥。”
秋月哪里听不出来这老头子是在嘲讽自己,还装作自己很善解人意的模样,明明就是人模狗样。只不过秋月对此也不可奈何,她既没理也没话能够辩驳。
秋月决定只能等到下次有机会再报仇了!
“你要是喜欢你就娶这座桥啊,我们几人又不会拦着你。”
秋月震惊的看着韵儿,没想到韵儿能够说出这么刺激人的话,这算是得到自己的真传了啊!
雪草也是震撼的盯着自己旁边的韵儿,看见韵儿那一脸傲娇的模样,一副就是“看什么看,这不是有手就行”的欠打模样。
王老则是被这突然的一句话怼的说不出话,半天只能憋住一句:
“你就是太肤浅了,连欣赏都不会,你应该多跟你家小姐学学!”
韵儿一脸茫然的看着王老,嘴巴里蹦出一句:
“我这就是跟我家小姐学的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王老哑口无言,直接转头负气去了。
秋月则是一脸欣赏的看着自家的韵儿,频频点头,心中对韵儿充满了感激。
“韵儿说的的确没错啊,喜欢你就要勇敢的去行动,虽然你年纪大了,而且这喜好也不被世俗接受,可我们会理解你的!这世上不都有着‘龙阳之好’?多你一种也不多!”
说完,秋月还象征性的拍了下王老,秋月对韵儿这句突然的话充满感激,终于让自己能够怼回来一次了。
雪草已经在旁边笑的停不下来。而糟老头子王老则是被电了一般浑身难受。
……
秋月见着灞陵桥没什么好赏,只得就此作罢,带着一行人去街道上随处走走,看看有啥喜爱的要买。
不得不说王老对武艺还是很认真的,挑了一把上好的剑——虽然钱是秋月付的。
王老摩挲着剑,就好像轻轻抚摸自己的孩子一般。
一路上,王老时不时就发下神经,说这剑如何如何。秋月已经忍不下去了,她真的觉得王老太烦了,冷不丁就来一句“孩儿,我会好好待你的。”
秋月真的觉得自己身旁闹鬼了一般,雪草和韵儿都离王老远远的。
“小姐,王老爷子是不是……”韵儿还趁着王老没注意,指了指自己的头。
秋月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还补充道:
“这就说明王老其实一直都有问题,大家以后要小心,毕竟这个人发起疯来我们不好对付……”
回到客栈,秋月又点了一大桌的佳肴,让众人用完膳后随意安排自己的时间,特意嘱咐了一番让大家早些歇息,不过秋月专门去陈金哥的房间问了问,人不在。
此刻的陈金正在青楼中通女子快活,他发誓要把王老那一份也给完了……
王老抱着自己的剑回到了房间,说是要陪这把剑睡觉……
秋月忍不住的白了王老一眼,而后看向韵儿,让韵儿今晚早些歇息,毕竟明日又是赶路的一天,她担心韵儿的身体会吃不消。
秋月自己则是同雪草去了一间药铺,备了些防止呕吐的药材,还去花圃买了几株花,再去要了些姜片。
雪草对于药材还能理解,但是对花和姜片则是完全不能理解。
等到秋月买完后,雪草用着一种求解释的眼神盯着秋月。
“这些花的香味清淡,尤其是天竺葵,它的香味能够使人从一种低落的情绪缓过来,一直放在车上咱们也就不会这么的劳累,至于这姜片贴在我们的脉处能够有效缓解坐马车的不适。”
雪草听完,一脸崇拜的看着秋月,心中不免赞叹中医的博大精深!
还有一点秋月没讲,这些花草其实也能够入药,外敷其实能够预防擦伤感染的,虽说有王老,但还是得有备无患,毕竟王老吊儿郎当的模样秋月真的不放心。
回到客栈,秋月恰好碰见浑身疲惫的陈金,只是互相上有个眼神的交流陈金便离开了。
秉持着良好作息的秋月又点了些点心,同雪草两人用起了今日的第四顿。
其实雪草内心很纠结,她总觉得自己最近再这么下去会重,这样自己练的功可能会被影响。
纠结一番,雪草觉得自己要更加努力的练功,这样才能吃更多美食,当然雪草是会拉上秋月一起的,毕竟她还要监督秋月。
无奈的秋月只能被一时兴起的雪草拉去练功。
特种兵之一秒满级 小说
第二天一大早吗,秋月便叫起了所有人准备出发。
出发前,秋月还让店小二准备了一大堆的佳肴点心使得众人在路上不用吃干粮,秋月觉得自己很贴心。
我在星际国家当恶徳领主
为了解放陈金,秋月安排了两个人一起赶马车,防止一个人太寂寞。
早晨是秋月与雪草,下午是陈金同王老,而韵儿已经被秋月下了个重要的责任,只要她能够缓过来就行!
秋月与雪草两人坐在马车外头闲聊,一会谈谈武功的来源,一会又谈谈王老的为人,最终在一个早晨的争吵下,两人一直确定了王老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糟老头子。
甚至二人猜测王老钟爱女色,反正只要人是能想到的,二人都给王老加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