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笔趣-第66章 小雞仔下蛋了分享

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
小說推薦七零小嬌媳:我帶空間養糙漢七零小娇媳:我带空间养糙汉
姜沁极力坚持要再去,这回付绍铎没拦着,只是嘱咐她要小心。
她嘴里答应着,撑着身体从炕上爬起来,一扭头看到桌上放着的一兜子东西。
“这一兜子是啥?”
随手打开,露出一堆吃的。
“周东阳拿来的?”
姜沁问。
付绍铎摇摇头,“不是他……”
正要告诉她是谁时,姜沁却忽地做恍然大悟状。
“我知道了,是王为远吧?”
付绍铎抬头,眸色瞬间凝固,“你怎么知道王为远会来?”
姜沁随口道:“我今天借书时碰巧遇到他,他也去图书室借书。对了,他有没有告诉你,要写关于你救人的稿子投到哈市报社去?”
“嗯,他说了。”
“那他说没说如果投稿成功,要把稿费给咱们?”
姜沁一双黑亮的眼睛滴溜溜看着付绍铎。
付绍铎垂下眼,“我们没说到这里。他说要写我的事,我没让。”
“你没让?”姜沁不解,“为什么不让?你是见义勇为,是弘扬社会正能量呀,报纸上就需要这样的内容。”
付绍铎抿唇,半晌道:“这不算什么大事,上了农场报纸就行了。”
“你腿都断了,这还不是大事?”
付绍铎摇头:“想想看,我救下的是王为远,而他是场部通讯员,现在已经写了一篇关于我救人的报道。写一篇大家不会多想,但是如果他继续写,还要发在更大的报纸上,场里一定会有风言风语,认为他徇私。”
姜沁咬住下嘴唇,事实上,其实已经有人在说闲话了。
不过闲话暂时只和她有关,那些人说她借了付绍铎的光,王为远为了报恩才让她登报。
付绍铎这些顾虑,并非没有端倪。
“行吧,你自己想好了就行。可是别忘了,要是稿子真的登上哈市报纸,你可就在全省出名了。”
付绍铎淡淡道:“我救人的初衷本来也不是为了出名。”
姜沁:“……”
好吧,这种高尚的思想观念恕她无法苟同,但不耽误她对付绍铎的佩服。
即便是这个年代的人,也不一定能把名利看得如此淡。
眼前的男人年纪轻轻能做到这点,着实不易。
“你,在看什么?”
付绍铎迟疑地声音传来,姜沁才发觉刚才想事情的时候,她竟然一直盯着他的脸在看。
江如龙 小说
“没啥,我……我去喂鸡。”
姜沁有点窘,赶快找个理由出去了。
院子里,姜沁手里抓着把小米,放在鸡棚内的小碗里。
当初的两只小鸡仔,身上羽翼已丰,跟充气球似的变大。
姜沁把小米洒在碗里,它们两只立刻冲过去啄食。
在它们离开的位置上,赫然躺着两颗圆滚滚的鸡蛋。
姜沁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两颗鸡蛋,过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没看错。她的两只小鸡仔……不,两只小母鸡竟然才这么快就下蛋了!
从鸡窝里掏出鸡蛋,姜沁激动地往里屋跑。
“付绍铎,付绍铎,快看,咱家的鸡下蛋了!”
跑得太快,她差点被门槛绊倒,好在反应快,一个急刹车把鸡蛋护在怀里。
“你看,两个鸡蛋,咱就母鸡下的鸡蛋。”
姜沁献宝似的把鸡蛋拿在付绍铎面前晃了晃。
付绍铎露出不可思议地表情。
姜沁抱回来的两只小鸡仔才来了将将半个月,竟然就能下蛋了?
不是需要两到三个月才能出栏吗?
付绍铎疑惑脸,姜沁却兴奋地直想大叫两声。
她知道空间出品的小鸡仔品种优秀,可没想到能优秀成这样。
大叔 先生
“以后咱家有鸡蛋吃了。每天煮两个,正好你一个,我一个。”
姜沁美滋滋地说。
说完,还不忘问一句,“我是不是很厉害?养鸡小能手。”
鸡是好鸡,但也离不开她细心呵护,风雨无阻的照顾。
付绍铎点头,染上几许笑意,“很厉害,比养鸡场的养鸡能手还厉害。”
姜沁欢欢喜喜地举着鸡蛋进厨房了。
她身后,付绍铎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姜沁的小鸡仔养了半个月就能下蛋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东安七队。
甚至传到总场那边,惊动了养鸡场的马主任。
养鸡场办公室里,马主任把张梅英叫过来,问她当时咋挑的小鸡仔,为啥到姜沁手里长那么快。
张梅英一脸懵逼,她就按照平时经验挑的,那两只小鸡仔看着精神,能好养活。可就算再好养活,也不可能半个月就下蛋呀。
鸡的品种是一样的,生长速度有差别,也不会差太多。
“主任,这我真是不知道,要不我去一趟七队,现场看看那两只鸡。”
张梅英提议。
她想不通姜沁家的鸡为啥章那么快,正好想去看看。
马主任略一思考,批准了她去一趟七队。
“去看看,把好的经验学过来。这可是关系到咱们养鸡场的大事。”
马主任严肃地说。
他这么看重,张梅英自然也放在心上,当天下午就去了东安七队。
姜沁正在地里干活呢,带队干部喊她,说养鸡场的张同志找她。
张同志?
超品农民 小说
姜沁在养鸡场只认识一个张同志,就是张梅英。
不会是张梅英来找她了吧?
至于啥目的,肯定是冲着她家两只鸡来的。
姜沁麻溜地放下农具往家回,回去的路上她想好了一会儿见到张梅英的说辞。
实话不能说,只能想好咋能编个像样的理由了。
张梅英站在她家院门口等着,看到姜沁从远处走来,她笑着冲她打招呼。
“姜同志,养鸡场派我过来和你取取经,看看你是怎么把小鸡仔养得这么好的。”
姜沁冲她笑笑,“没啥秘诀,就是多喂小米,让它们吃得饱一点。”
“啥,喂小米?”张梅英瞪大了眼睛,“你家两只鸡全是喂的小米?”
“是啊,你告诉我喂小米的。”
“我那时候说喂鸡最好的饲料是小米。可哪有那么多小米喂鸡呀,我们养鸡场喂的都是麦麸拌草。”
姜沁一听,是有这么回事,她小本子上都记着呢。
养鸡场没有小米喂鸡,可她有啊。
空间里多得是,所以当时听说小米喂鸡最好,姜沁就把其他饲料都忘了,专心喂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