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縱使愁腸亦是情-第二百三十章 來生再見分享

縱使愁腸亦是情
小說推薦縱使愁腸亦是情纵使愁肠亦是情
竹舍。
这里有着她与景言楚属于彼此的记忆,她想再看一眼。
此刻已是日落时分,天色已经渐渐昏暗,只有些许余光映照着这被凄风不断吹拂的山谷。
云意晚借着竹舍内发出的微光寻到了这里。
没想到他会在这里!
这是她此刻唯一的想法。
她不敢走进去,只能站在围栏之外,远远看着里面的光景。
而坐在院中的景言楚没有想过她会回来,自然也没有关注到这意外之客的所在。
何况他也无心顾及。
他旁边的石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瓶,其中已经有一半酒瓶歪歪斜斜地放置在他的手边、脚下。
瘋魔蕭 小說
看来已经喝了好一会了。
云意晚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大口喝着手中的酒,似乎那是没有味道的水。
她想着:阿言,何必这样伤害自己呢?这一生我害苦了你,没了我,你之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景言楚不知她的想法,只是颓然地倚靠在石桌上,一口一口地灌着自己,烈酒沾湿他白净的衣衫,亦腐蚀了他的伤口。
本就因白日的剧动而撕裂的伤口,此刻更是严重。
原本纯白的衣色已经在光的照耀下,露出了斑斑血迹。
他嘴中念念有词,“只为感君一回顾,从此思君朝与暮。”
“君似琼山枝头月,夜夜思之不可得!”
“不可得呀!”
一滴清泪迅速坠下,又立刻消失在泥土间,唯剩一缕清凉留下寒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可惜泪痕与酒痕相融合,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寒了那颗原本炽热的心。
云意晚也与他无异,一颗颗豆大的泪滴如同断了线一般,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夜风一过,换来一阵颤栗。
心道:“阿言,世事无常,你与我此生如此作罢,若还有来生,我去找你,到时候你可不能将我推离。”
景言楚仰着头,原本空洞的眼中又变得清明,他将酒瓶对着还未完全黑暗的天空,嘴角扯出一抹极致温柔的笑,似乎想见的人就这样出现在面前。
“悠儿,你穿红衣真好看,这世间景色皆不及你眉眼半分,你是这世上最美的新娘,可惜……”
可惜她要嫁的人,不是他!
思及至此,他的眼又变得朦胧,再配上他嘴边生起的浅笑,原本俊逸的脸庞,此刻因为沮丧而变得颓然。
他从怀中拿出半块玉佩,白玉中夹杂着鲜血般的颜色。
正是当初云意晚送他的血玉梅花。
“梅花依旧在,人面何处寻?你的另一半又在哪里呢?”
他的话格外清明,只是不知是在问玉,还是问的另有其人?
在他不远处的云意晚拿着属于她的那一半,她的指尖摩挲着上面的纹路,暗暗用力。
“阿言,梅花一直在,只是陪你赏的人不同了,以后,你的世界里还会有更多、更适合你的人。”
景言楚与云意晚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院中的梅树,上一次来时,原什么都没有,此刻却已点缀了整片山林。
冬日真的来了,该去的,也留不住了。
景言楚看着看着,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他跌跌撞撞地进了屋,不多时又抱了一把琴出来,他将石桌上的酒瓶全部扫到地上,继而将琴稳稳地放在上面。
正是他上次弹的那一把。
十亿次拔刀 小说
那时,他弹着琴,她跳着舞。
明明已经过去了很久,却像不久之前发生的一样。
“悠儿,你明日的大婚,我就不去了,今日,我在这里遥祝你……新婚大吉。”
他嘴上说着祝福,可眼中全是伤感。
或许他是准备告诉自己,梦该醒了,是时候死心了。
琴声骤起,声响不大,但因为周遭的寂静,琴声似乎要穿透深林,传到他想的那个人耳中。
曲子云意晚不陌生,正是那次他为她伴奏的曲子。
关于她的一切,他当真没有一丝遗忘。
可她却忘得彻底。
琴声响了很久,一直到变得断断续续,最后到回归寂静。
他最终还是醉了。
云意晚见他趴在琴上沉沉睡去,也不再顾及,直接推开围栏,直接走到他的身边。
她见他面色潮红,伸出纤细的手覆盖在他的额头上,可是,她手上的温度太低,竟惹得他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他将她的手搂到了他的脸上,试图将她变得暖和。
云意晚不禁感慨,即使在这样无意识的情况下,他还是这般体贴。
随着手的温度逐渐回暖,她发现他竟然在发热。
他的伤本就还严重,又喝了酒,如今若是发热,只会将他置于水深火热之地。
她不再做它想,直接将他的手臂放置在她的肩上,然后一个用力,就将他从琴上拉离。
即使身量悬殊,她还是将他扶到了屋内。
醫道
屋内虽小,倒是一应俱全。
她将他放置在榻上,并用被子将他盖得严实,然后坐在他的身边。
借着屋内的光,她从袖中拿出一个红色瓷瓶。
这本是她在路上再次遇到文衍经时,他交给她的。
说是今晚她体内的毒极有可能发作一次,这药虽然不能完全缓解,但却又止痛补元之用。
这药对她虽有些许作用,但他才是真正需要。
未免他醒后起疑,她现在不能做太多。
这颗药应该可以助他今晚无恙。
她将药丸放入他嘴中,可许是他醉得太深,药丸在他嘴中迟迟不见下咽。
云意晚也没有多加思考,直接将她的嘴对上他的,并将手放置在他的喉间,然后开始吹气。
结城友奈是勇者
这一刻,她距离他这么近,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味道、呼吸、心跳,乃至他的一切。
可是,她却有一种相隔千万里的感觉。
一直感受到他的喉结有了上下的动作,她才缓缓起身。
“阿言,今生与你,终究还是错过了。”
掌御万界 纳兰康成
“这已经是第三世了,你猜我们还有没有第四世?”
“若是没有,也没有关系,我在黄泉等你。”
“你记得要风风光光地过完这一生,不然我可不认你,毕竟你前两世为我所累,只有短短二十年光景。”
“所以,你这一辈子要好好活,活到老,我在地府里想看到白发苍苍的你。”
“到时候你应该没有这么俊,应该也不会还有姑娘会喜欢你了。”
“到时只有我喜欢你了,你可得牢牢牵着我的手,不然可没有人要你。”
她将头轻靠在景言楚的心口处,听着他心跳的的声音,感受着它的韵动。
她不觉一滴泪就这样沾湿了他胸前唯一的一片净土。
这也是她与他这一生,最后一次亲近。
蜡烛在他们的相处间一点一点地燃烧,最后只剩小半截。
突觉时候已经不早,云意晚缓慢起身,站在他的床头。
她将手中的玉佩放在他的枕下,正对的是他的头下。
想来应该不会被这么快被发现,正好可以给她不少时间。
看着他睡得不太安稳,她缓缓俯身,将唇印在他的眼上。
“阿言,来生再见!”